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5 04:13:41

以前潜水看文,看到缘飞和海边的红树林的一篇接龙的文章,可惜现在已经沉到海底,而且一直没更新。所以我也突然想试试这接龙游戏。 我这文只是想了个题目,和一个开头,故事情节一点都没想好。情深了高手如云,希望各位有兴趣的也来玩一下。看看在不同的感情,不同的思维方式下,这小故事会有个怎么样的结局。 还有一点是,想通过这个接龙,和各位联络感情。哈哈。 小生这厢有礼了!

三角形---w 发表于 2009-04-05 04:37:27

题目呢?

春禅ㄣ浅草 发表于 2009-04-05 04:38:57

“情已入彀 何以处之”是题目吧~~~~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5 05:38:37

1、 到了木棉花开的日子了。 一个女生微仰着头,轻蹙着眉,忧郁的注视的那枝条上的猩红,手不自觉的轻抚了一下心脏所在地位置,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带着孤寂的气息往自己的座驾走去。 发动机启动了,一条银色的身影扬长而去,只留下那颗红泪满枝头的木棉执着的立在那里。 “林总好。”年轻的秘书站起来,向走来的人职业性的打着招呼。 “早上好,麻烦您把今天的议程拿进来,随便帮我沏杯茶吧。麻烦您了。”平坦温和的声音轻轻的吩咐着。 这个人是谁?她就是那位木棉树下孤独的女生,也是这家熙之生物有限公司的老总。这家公司刚创办2年,而这个老总也仅仅岁,而且她还是个女生。对,这位林总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生。林总的全名叫林熙扬,是生物工程毕业的,所以,一毕业,就在政府的那些优惠政策下创办了这家公司。创业很苦,就算现在已经过了两年,这家小公司也只是刚刚起步,整个公司只有十来个员工。但是他们都愿意跟着这位年轻的老总。因为他们在这位老总身上感受到安稳,安定的信息。这位林总很随和,脾气特别好,对待员工就像对待家人一样。平日里,林总就像溪流,不慢不急,让人感受不到一丝压力。但是,一旦工作起来,那就像巍峨的大山,严肃沉稳,一股屹立不倒的气势会让人不敢放松一丝一毫。 这位林总长的很平凡,个子并不太高,只有一米六几,一头碎短的头发,英气十足的浓眉,并不明亮的双眼,一个平凡的鼻子,鼻梁上永远架着一副谈紫色的半框眼镜再加上一张不厚不薄的唇,就这样的五官勾勒出一个充满书生气的女生。林总的衣着很随意,通常都是衬衣牛仔裤,要不就是T恤牛仔裤,再加个休闲鞋。只有出外谈生意的时候才会穿正装。 秘书走了一会神,就连忙办事了。 笃笃,敲了两下门,秘书就推开门进去了。 “林总,你的议程表和茶。”秘书礼貌的说着。 “谢谢你。Fish,不是跟你说私下不用叫我林总吗。还是叫我扬比较好听。”熙扬不满的说着。 “才不要,现在是在公司,万一你发脾气说我对上司不尊敬,那我岂不是很容易就得卷包袱走人了。”秘书一换职业的表情,一副不买账的样子说着。 熙扬离开自己的座位,巴在秘书的肩上讨好的说:“怎么会,我和你都十几年的朋友了,我什么性格里有不是不知道。而且,我怎么敢向里发脾气。巴结还来不及了。想当年要不是你不顾一切委屈自己来帮我,我看我这公司肯定没那么容易开成的。” 这秘书叫李韵,是熙扬的初中同学兼死党。熙扬有什么不高兴都会和她说,所以当初熙扬和韵说起创业的烦恼时,韵毅然答应帮熙扬挑起秘书的职位,因为韵是文科出身的,所以连宣传工作也是她负责。而熙扬对她则是一万个放心,毕竟知己不是白当的。 “行了,懒得跟你说。平常不见你这么能说会道。对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不会是睡过头了吧?”韵不经意的问着。 “没有,途中赏了一会木棉花。”熙扬若无其事的说着。 “你又在想她了?她都走了两年了,回不回来还不知道,而且她都有男朋友了,你对她还没放开?”韵很无奈的说着。 “呵呵,我没事,你别想太多了。我先忙了。你也快去忙吧,下午不是有个宣传案要定下来吗。”熙扬借机扯开了话题,也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拿着公文低着头,貌似真的要工作了。 韵心疼的看了熙扬一样,默默地出去了。等到韵出去了,熙扬才抬起头,右手不自觉的转动着左手中指上的银戒,喃喃自语的说着:“玉玉,难道你真的不再回来,难道你不再记得我们的约定。我说我等你五年,为什么走了两年,一点消息都不给我。难道你真的把我忘了?”熙扬忧郁的看着窗外的蓝天,在这个木棉花开的时节了,让这个温和的人显得无助沧桑。

静落凡尘~梦 发表于 2009-04-05 05:52:24

看这故事开端...真怀疑LZ是某人马甲...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5 06:25:36

梦帅好,什么叫马甲,是真实写照的意思吗?? 这文是虚构的,嘿嘿,可能有些情感是真实的。呵呵,要不梦帅也来接一接下文吧。哈哈

【在(静落凡尘~梦)的大作中提到:】 >看这故事开端...真怀疑LZ是某人马甲...

静落凡尘~梦 发表于 2009-04-05 08:40:26

一个女生微仰着头,轻蹙着眉,忧郁的注视的那枝条上的猩红,............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带着孤寂的气息往自己的座驾走去。 发动机启动了,一条银色的身影扬长而去,只留下那颗红泪满枝头的木棉执着的立在那里。 --------------------------------------------------------------------------------------- 你文中所描述的林熙扬太像N年前的某人了,特别是这场景,偶太熟悉了... 而那某人也曾经说过时间允许下会开篇写写关于她的那点破事... 所以,偶以为是她抽风了... 不过,再看第二遍后就知道不是了,因为文中米她惯用的语调...嘿... 至于接龙,偶可米那本领... 或者等林熙扬完完全全放下玉玉,开始正视李韵时,偶再以李韵的角度试试看吧...(可能性50/50)

【在(守护鱼的熊)的大作中提到:】 >梦帅好,什么叫马甲,是真实写照的意思吗??这文是虚构的,嘿嘿,可能有些情感是真实的。呵呵,要不梦帅也来接一接下文吧。哈哈

【在(静落凡尘~梦)的大作中提到:】>看这故事开端...真怀疑LZ是某人马甲...

若需要我可以等待 发表于 2009-04-05 08:51:26

请问,接龙在哪儿?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5 09:03:16

哈哈,梦帅说的我一点都不知道。

呵呵,可以透露点吗??

还有就是梦帅太谦虚了。 【在(静落凡尘~梦)的大作中提到:】 >一个女生微仰着头,轻蹙着眉,忧郁的注视的那枝条上的猩红,............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带着孤寂的气息往自己的座驾走去。发动机启动了,一条银色的身影扬长而去,只留下那颗红泪满枝头的木棉执着的立在那里。---------------------------------------------------------------------------------------你文中所描述的林熙扬太像N年前的某人了,特别是这场景,偶太熟悉了...而那某人也曾经说过时间允许下会开篇写写关于她的那点破事...所以,偶以为是她抽风了...不过,再看第二遍后就知道不是了,因为文中米她惯用的语调...嘿...至于接龙,偶可米那本领...或者等林熙扬完完全全放下玉玉,开始正视李韵时,偶再以李韵的角度试试看吧...(可能性50/50)

【在(守护鱼的熊)的大作中提到:】>梦帅好,什么叫马甲,是真实写照的意思吗??这文是虚构的,嘿嘿,可能有些情感是真实的。呵呵,要不梦帅也来接一接下文吧。哈哈

【在(静落凡尘~梦)的大作中提到:】>看这故事开端...真怀疑LZ是某人马甲...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5 09:06:13

这就是接龙啊,接着情节发展,发挥您的想象写下去。这就是接龙啊哈哈

【在(若需要我可以等待)的大作中提到:】 >请问,接龙在哪儿?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5 09:11:55

其实这文我真的还没拿捏好,不知道是想让林熙扬继续爱着玉玉,还是和李韵把友情升温为爱情,有或者是出现一个真正的主角。仅因为怎样,我觉得这样的文用来接龙应该会很有趣的。所以希望各位大大们不要吝啬,也来码些字吧。哈哈。 小生不胜感激了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6 06:22:48

~~~~(>_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8 04:13:12

2、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林熙扬过着几点一个循环的日子:公司,应酬,家。当没有应酬是就是公司,家。这貌似一个很无趣的人。对,她不喜欢下酒吧,没办法,这人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差,一般一瓶啤酒就能把她搁到,所以应酬的时候,大多是员工或者韵帮她挡酒。 这一天,又是一个要应酬的日子,也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2月14日。 “哎,你说这王总真会挑日子,挑个情人节来谈生意,看来是个光棍啊。”熙扬戏谑的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韵说着。 “你不乐意可以不要这笔生意,去过情人节啊。只要你舍得。”韵还是那副无关紧要的模样。 “嘿嘿,舍不得,要没了这笔生意,我下个月就得卖身才能给你们出薪水了。我可舍不得把自己卖了。再说,我也是单身贵族,这情人节与我无缘啊。只是觉得委屈你了,好好的情人节就这样浪费了。”熙扬理所当然的说着。而韵则看了一眼正专心驾车的熙扬,没在说话了。 熙扬特别的郁闷,因为那个王总是个难缠的角色,一开始就像个商场老手,轻轻松松的就和熙扬谈好了合作的细节,还签好了协议。本以为这样就完了,谁知道那个王总一谈完生意就开始劝酒,不依不饶的劝,连辈分都压上,说什么不陪他喝酒就是不给他这个老前辈面子。可怜熙扬和韵这两个刚出道两年的年轻人,连个不字都不敢哼一声,只能一直陪着。不过不知道是习惯还是默契,这来来回回的敬酒中,还是韵喝得较多,不过熙扬也喝得不少,只是有点头晕当头脑还是清醒的,她看着韵一边酒一边不自觉的傻笑,心不由得咯噔一下,暗暗叫苦了。她可清楚地明白,韵一旦喝醉了,就会犯傻,而且会乱蹦乱跳,酒品一点都不好。于是连忙制止韵再喝了,然后礼貌的向那个同样喝高了的王总说:“王总,今天时候也不早了,改天再和你一起喝酒。今天就到这里吧,您看我这秘书都醉了。”那王总糊糊涂涂的喊了几句好后也没什么反应了,看来是醉了。熙扬向王总的手下打了声招呼,扶着韵离开了饭店。熙扬踩着不太稳得步伐,半拖半抱的把韵拖进车了。自己也坐到驾驶座上,想着怎么处理韵。把她送回家,那是不可能的,自己喝的不少,恐怕撑不到韵的家就睡过去了。算了,还是让韵在自己家睡一晚吧,毕竟自己家离得比较近。于是强行的抖擞精神,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奔去。 到了家,熙扬摊在床上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看着身边那个安静的人,真难想象刚才那个乱蹦乱跳的是她,帮她脱了鞋,脱了外套,挪好位置,盖好被子,熙扬把自己的衣服一脱,钻进床里就睡了。她今天特别佩服自己,一起自己一醉就会直接睡过去,而今天居然能撑到将一个喝醉的人处理好自己再醉倒。 黑夜在嘀嗒声中流逝,夜越来越深了,越来越迷惑人。朦胧中,熙扬觉得有人再靠近自己,有什么东西在摩擦自己的大腿,有一股柔柔的气息喷在脖子上,苏苏痒痒的。熙扬勉强的睁开眼,黑夜中,她看见一个女子正枕着她的肩膀,不安的扭动着。“玉玉~~”熙扬忘情的轻喊着爱人的名字,手也不自觉的抚摸着怀里的娇躯,一切似乎是顺其自然和理所应当的发生着,轻轻翻身,将爱人压在身下,亲吻着那在黑夜中跟显诱人的双唇,拉扯着碍事的衣服,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像以前无数次的欢爱一样,听着那迷惑人心的呻吟,手指毫不犹豫的闯进了禁地,她忽略了那到阻隔,忽略了再她使劲闯入时身下传来的那声痛吟,她只是稍微的纳闷了一下为什么玉玉的里面会那么的紧,可是这种纳闷只在脑海中停留不到3秒就被欲望冲散了。这晚的熙扬似乎有点失去了往日的温和,她疯狂的发泄着对爱人的爱,手在禁地里疯狂的肆虐着,嘴里还喃喃的诉说着“玉玉,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想你……”身上的人猛然一下轻颤,“额~~”欲望的巅峰上,也传来了一阵满足的叫声,可是熙扬忽略了身下的可人儿在达到天上的瞬间,眼角却留下了一滴让人心痛的泪珠。爱意发泄完了,熙扬还是按照以前的习惯,亲吻了怀里人的额头,然后紧紧的抱在怀里,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烦人的铃声把睡梦中的人吵醒了,不耐烦的拿起电话,还没出声,那边就传来声音了“扬,我今天不舒服,请假一天。”嘟嘟~这下,林熙扬终于彻底的清醒了。疑惑的把电话放好,眼睛扫了一下墙上的钟,已经十一点了。揉了揉太阳穴,慢慢的回想着。不自觉轻笑了一下,“原来都是梦,玉玉还是没回来,昨儿只是一场春梦。看来还是不能喝太多酒,连韵起了,人都走了都不知道。哎。对了,她说不舒服,肯定是宿醉头疼了。”边想便拿起电话给李韵打电话,想问候一下了,可惜电话只是一直的嘟嘟,没人接,看来是睡了,那就不打扰她了,让她休息好了。员工可以请假,可是她这个当老板的可没有假可以请,等回去主持大局,于是熙扬很不情愿的从被窝了爬起来,洗漱换衣然后出门,而被子下的那抹暗红就这样被她彻底的无视了。

静落凡尘~梦 发表于 2009-04-08 07:57:51

这故事发展的...MS有点快...

heart艾 发表于 2009-04-08 08:28:09

无才,俺闪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08 09:27:32

不快了。呵呵,再慢,那林熙扬就可以直接去当和尚了。呵呵,而且你没发现那是有某人的自愿成分吗?所以,呵呵,很正常的。梦帅你觉得韵接下来会怎么呢?哈哈。对着一个迟钝而且心里还有别人的笨扬。 哈哈!!!欢迎梦帅来指教指教。 【在(静落凡尘~梦)的大作中提到:】 >这故事发展的...MS有点快...

~杯~ 发表于 2009-04-18 14:29:12

先顶起来再说

守护鱼的熊 发表于 2009-04-19 08:18:13

3、 林熙扬这短时间觉得郁闷极了,因为她最亲爱,最贴心的好友兼秘书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一会对她好的要命,特别的关心她,一会又凶得要命,黑着一张脸,说话也特别的不耐烦,一会对她又像个陌生人一样,对她视而不见,但有时又像没事一样,平平静静,和和蔼蔼的当着秘书和好友的角色。这让林熙扬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只能归罪于她的好朋友提前更年期了。于是,林熙扬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深思了,只是按着一贯的方式对待,毕竟想也没用,认识十几年,熙扬一直都没看懂韵,只是当韵心情不好时她能感受出来,仅此而已。 时间不知不觉的有过一个月了,木棉花也开始慢慢的掉落了,熙扬也不再经过那条伫立着木棉树的路了,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车破坏一地的猩红,她没有勇气从那片猩红上碾过,她怕亵渎那位傲骨女子。 这一天晚上,熙扬正窝在家里看电视,手机响起了。一看是韵,马上接起来“喂,Fish啊,有什么事吗?” “扬,我在xx甜品屋,你来找我吧。” “恩,我现在就开车过来。” “别开车了。走过来吧,又不远。” “为什么?哦,那好吧,你等我一下吧。” 熙扬匆匆的换了件衣服,就往甜品屋走去。推开透明玻璃门,林熙扬很快的就找到了李韵。熙扬走向她,揉了揉韵那头软软的短发,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桌上已经放着一杯伯爵奶茶。熙扬也不客气,直接端起来就喝了一大口。而李韵则静静的看着她这一系列动作。 “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甜品?”熙扬解了渴就开始问了。挺奇怪的,林熙扬这个人并不是个会起话题的人,一般都是别人问,她回答。可单单和韵相处的时候,她就会绞尽脑汁的问问题,就算是极为无聊的事她都问。这一点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只是按着一直以来的相处习惯。 “恩,没什么,就是想来喝杯东西。”李韵还是不慢不急的。 “恩,呵呵……” …… 有的没的扯了一大通,从儿时的上学到现在的生活,从历史都时政,从旅游到娱乐,胡乱的说一通。熙扬很喜欢和李韵这样的聊天,因为可以很放松,很自在,没有压力,时间也在欢愉的笑语欢声中流逝,很快就快十一点了。她们就这样聊了快三个小时。 熙扬结了帐(虽然说是韵叫出来喝东西的,但是熙扬不会让她结账,也许是面子作祟),和李韵一同走出甜品屋,夜已深了,路面不在喧嚣了,深深地吸一口宁静,踏上归途。韵自然地挽着熙扬的手走在她的右侧,配合着熙扬的步伐慢慢的走着,头不是的张望着夜空。 “今天的夜空很明亮啊。”熙扬见韵一直看夜空,也不禁抬头看一眼。 “恩,你看!猎户座!”韵一时显得特别雀跃。 熙扬顺着她指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猎户座。回忆夜路潮水一般的回来了。 “恩,我看见了!猎户座还是那么的明亮,那腰带还是那么清晰地系在那里。”熙扬不禁感慨的说。 “那三颗星形成的腰带是它让我们找到它的指引,是一种维系。”李韵若有所思的说着。 “呵呵,你还记得吗,我们初中的时候,晚自习回家,总能看见猎户座。那是一起赏星星的感觉真好,特别的宁静。”熙扬回忆的说着。 “恩,那是你总会推着自行车陪我走那一段路,送完我回家才自己骑车回家。” “呵呵,是啊,那段两分钟的路程,我们总能走个十分钟。”熙扬仰头望着夜空,仿佛从那神秘的夜空中看到了儿时的情景。 两人静静的走着,和当年的景象何其的相像。两人多久没有这样静静的夜里相携而走,多久没有一起看猎户座,多久没有一起享受夜的宁静。快十年了吧。熙扬边回忆边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韵住的地方了。 “恩,到了。”熙扬收回漫散的思绪,转头看着身边的人。 “咦,怎么眼睛红红的,你哭了?怎么哭了?”熙扬慌了,刚才不是好好地吗,怎么哭起来了。 李韵摇了摇头,没吭声,只是泪水一滴一滴的留下来,滴到地上,溅起无数的水花。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熙扬慢慢稳住自己,不让自己慌张,然后用指腹轻轻的拭擦着韵的眼泪,可是好像起不到效果,泪水还是一滴一滴的掉着。 “哎呀,你先别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吧,你这一直哭,我不知道怎么办的。你知道我不会哄人的。”熙扬无助的挠挠头,心想路过的人肯定认为我欺负她了。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韵把头靠在她的肩上,双手揪着熙扬胸前的布料,喉间发出小兽般的低鸣,而熙扬的肩头的布料不一会就被沾湿了。 熙扬看着靠在肩上的人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双手想抱有不知道该不该抱,挣扎了一番,终于轻轻的拥着怀里的人,轻柔的拍着韵的背,低沉着声音温柔的说:“哭吧,有什么不高兴就都哭出来吧。” 又过了一会,熙扬见怀里的人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只好带着痞痞的语气说:“美女,我很乐意把我的肩头借给你依靠,可是你得小心点别把口水鼻涕都蹭到我衣服上啊,我要你给我洗衣服的。”说完每一分钟,怀里的人有反应了。 “啊~~你真的用我的衣服查眼泪鼻涕!这衣服我刚穿!”正在熙扬心疼着自己;的新衣服的时候,李韵发出了一声得逞的坏笑后,趁熙扬不注意,在熙扬的嘴角亲吻了一下,扔下一句“今天我生日”的话,转身就往楼里走,剩下一个傻愣愣的呆子站在那里。

静落凡尘~梦 发表于 2009-04-19 08:45:01

偶只是个看客...就懂看文...别的啥也不懂...

【在(守护鱼的熊)的大作中提到:】 >不快了。呵呵,再慢,那林熙扬就可以直接去当和尚了。呵呵,而且你没发现那是有某人的自愿成分吗?所以,呵呵,很正常的。梦帅你觉得韵接下来会怎么呢?哈哈。对着一个迟钝而且心里还有别人的笨扬。哈哈!!!欢迎梦帅来指教指教。【在(静落凡尘~梦)的大作中提到:】>这故事发展的...MS有点快...

熙扬625 发表于 2017-01-23 06:00:03

依稀记得自己有一个没完的故事在这里,呵呵,多年以后再看回来,心境不一样了,也许重新续写是个不错的念头。。。。。。

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