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乔 发表于 2013-09-22 14:29:05

栖居之地
 
一直在夏天里,夸张地表达着自己如冷瓷与火灰不可共存的纠结,
听你的怨语,
和你每日在阳台灌溉小树林的影儿。
我,急于等你。
也不停下冥思。
 
也和秋日太阳,喷射出一顶如搪瓷般金线着落在身上的感觉一致,
我疼自己肌肤,
在窗口丢下了如蛛网一样修补的碗。
你,急于等我。
也未停下冥思。
 
我不能压制这股急迫的狠力,即使它要命般地越来越清晰,
而清晰如透彻地搪瓷碗壁。
你挥手我也抬起臂腕,把身影如水下鱼印进我们栖居之地的墙壁。
2013-9-22 午后

伊走走 发表于 2013-12-24 19:35:39

功力不错  要是放下太注重文字本事更好 

李清欢 发表于 2013-12-25 02:25:19

注重文字没什么问题 诗歌首先要极其注重文字 这是个必然和必需的过程。


最后一段:
我不能压制这股急迫的狠力,即使它要命般地越来越清晰,
而清晰如透彻地搪瓷碗壁。
你挥手我也抬起臂腕,把身影如水下鱼印进我们栖居之地的墙壁

可否改为:

我无法压制这急迫的狠力,任由它撕心裂肺又愈发清晰,
清晰如透彻的搪瓷碗壁。
你挥手我也将臂腕抬起,身影如水下鱼 绣进我俩的栖居之地

伊走走 发表于 2013-12-25 17:34:43

难得的更是读贴的仔细   谢谢清欢   亦是性情中人的直言   难得

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