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jun_caiso 发表于 2014-02-01 14:18:49

                                        
那些唱针划过的如歌岁月      



                                                                                                                                                                                                                      
   蔡爱军



    近一两年以来,我都在收集崔健大哥的黑胶唱片,已拥有三张:《浪子归》,《一无所有》,《解决》,都是港版,只是《解决》的A面有一道较深的划痕,播放时有哔卟声,不跳针,当然是遗憾了,其余两张都是绝好品相。我在想:大哥为什么不试着发行之后专辑的黑胶版本呢?大哥是否知道这个世界它早就开始变化了,越来越多的人包括年轻人也在开始回过头转身听黑胶了?可别说现在听黑胶落后,其实是个很潮流的事儿!聆听音乐的人群之中,我可以归为金耳朵一列,如果朋友们听了黑胶版本的专辑,还会听什么数码味生硬冰冷且修饰了的CD唱片吗?的确,所谓高科技的曾经打倒了黑胶唱片并将黑胶唱片扫地出门进历史垃圾堆,甚至用以填香港维多利亚港湾的CD,耽误了很多人近25年之久,我也深受其害,那时对摆着贱卖的Michael
Jackson的中唱版《BAD》嗤之以鼻,30元给我都不要只要打口CD,想来真是汗颜啊!黑胶和CD,明眼人耳朵正常的人一比较一听就知道了,所以现在的激光唱片不好卖了,再便宜却便宜不过不要钱的免费的严重压缩的MP3垃圾,再好听却好听不过音色更柔动态更宽的模拟黑胶!    

    如果大哥能将只发行过CD版本的后三張专辑再发行黑胶版本,量可不大,既可了却我等这些热爱大哥和他音乐的心愿,也是顺应世界音乐出版的复古潮流啊!像国外的很多巨星,Michael
Jackson,The Beatles从未停止过发行黑胶,就是年轻的Taylor
Swift也是不甘其后,那么崔健大哥和他的团队为什么不认真地“行动起来雷厉风行并且严肃”呢?像邓丽君的1983年发行的《淡淡幽情》经典黑胶唱片,原版港版95品相要价至少2000元,台湾歌林版达3000多,它也复刻出版多次还很抢手!品相很好的,全新未开封的韩国版《解决》黑胶,淘宝网上开价7000元,已开封的港版,开价3000元,我不感觉奇怪,巿场化嘛,有人需要就有人敢开口!我的港版算85品的《解决》黑胶,560元,是2012年4月17日在广州的陶街冯燕芳女士手上购得的,她当时开价700元,我说品相不好,她说品相好的要1000元,我说我要啊,我今天就是为着大哥的这张遍寻不着的《解决》而来!她说封套很好近全新,有人就花五六百元买张封面,我说我是非常热爱崔健大哥的人啊,我当然要求封套好,更要认真而完整地聆听他的音乐,追寻他的精神啊!冯女士也被我的慷慨激昂折服了,终于松口八折成交!那一刻,我感觉我也蒙上了一块红布,我真的也看见了幸福!而我的小儿皮蛋,已陪着我到下午两点还没吃饭呢!

    当我将我的观点以\"建议一下:崔健大哥能否再发行黑胶唱片?"为题发表在崔健论坛上时,“老崔的帽子”朋友给我的回答是:——“支持!有的话,我也会买。黑胶的不流行,我感觉最主要的原因是发行商不挣钱,毕竟发烧级别的藏家听友的人数不多,购买回报难以完成制作成本。还有就是网络盛行时代,视听工具的简捷化,也使人们很少悠闲地享受黑胶的乐趣。2014年1月27日
09:18:37 于崔健论坛。)”
    我作了很长的回复,整理如下:
    ——  嘿嘿,帽子兄弟,我在这儿呢!你说错了,现在黑胶真的是很流行,你是表面上看不到它的踪迹,因为这个社会非常世俗化庸俗化,没有多少人愿意停下匆忙而疲倦的脚步,坐下来放下唱针,静下心,聆听真实而热诚的可以沉淀下岁月的那些可以永恒的歌者的好声音!这是这整个所谓数字时代其实也是垃圾时代的悲哀!其实,黑胶的流行早已是暗潮汹涌!在淘宝网络上有很多的黑胶唱片可供选择,广州的陶街是全国最大的黑胶唱片交易地,在北京上海的一些旧货收藏巿场也有一些,虽然我没去过那儿,但是通过一些网络报刊上的报道,我知道那儿有很多热爱黑胶唱片的人们在和我一样追寻不已!      

    一一这不是一个小众的群体,这是一股无法阻挡的复古潮流!大浪淘尽,还是最真实的黑胶作为音乐的载体会笑到最后!而且,黑胶无法复制,也就无法盗版,要真不讲版权盗版的话,音质会很差,这也可以拯救整个音乐出版业,音乐创作者也可以安心地做自己的音乐!正是可以复制可以盗版的数字音乐毁灭了整个音乐产业,让那些小人们得逞,而君子只有独自哀伤!热爱黑胶唱片的人们都一定很关注自己的内心,像我一样,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聆听,独自感受,或悲伤或喜悦。当真实而不经任何修饰的歌声在宁静的空间响起,仿佛那些歌者就站立在我的面前,为我一个人浅唱低吟,真是说不出来的幸福啊!那些热情燃烧的岁月也开始在我身边如故乡的河水一样静静地流淌!

    说真的,如果那些渴望真实而真诚的人们,如果他们回过头来听听品相很好录音绝佳的黑胶唱片,他们一定会恨不得转身将那些CD,那些电脑音乐统统砸个稀烂!一定会说:“什么玩意儿啊,真是误我青春,还祸国殃民!”当然,我并没有砸烂我的那些曾经热烈甚至疯狂收集的打口CD,原版CD,还不至于此,就让它们留存在那些大大小小的纸箱里吧,也是我青春的一些热烈记忆!只是偶尔想起來就放进我的松下RA671影碟机里听听,再无从前的热情!因为同样的专辑的话,我更愿意聆听黑胶,那才是真的感动!

    这些天总在听潘美辰的港版黑胶《我曾用心爱着你》,和广州太平洋唱片公司出的引进版《是你》,我的小儿皮蛋也会哼上几句“我不在乎你冷冷的眼/像是窗外飘来的雪”,还说怎么潘美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男的呀?七岁的皮儿不喜欢听她的,也许是听少了,因为我上个月(2013年12月)才收集到《是你》,上个星期才收到《我曾用心爱着你》,小儿更喜欢听王杰的黑胶唱片《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港版的,是2012年6月份从广州陶街張生老板处购得,650元!每次让他选择听哪张黑胶,他总是说听王杰的吧,也会跟着唱“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心中的火再没有一点光和热”呢!真是可爱之极!我就是想让我的孩子们从小就陶醉在黑胶唱片的优美的音乐海洋中!当唱针慢慢地划过,当音乐和歌声缓缓地响起,我愿孩子们也和我一样沉浸其中,而不沾染现实社会中的那些污浊和瘴气!

    一一我真是佩服潘美辰的纯净而真切到我心灵深处的声音,也敬佩那时的录音制作,那才是真正地为了音乐而精雕细琢的一群年轻人啊!那些如歌的岁月!所以,我在我刚创作的诗歌《如果岁月可以回头》里感叹到:“一一如果岁月可以回头/如果唱针慢慢地划过那些歌声依旧/我愿像她一样唱尽所有的爱与哀愁/不再悲伤不再怨恨在她清澈的眼眸”!这里的“她”就是潘美辰,记得那些年我和我们总在高声唱起她的歌,温暖了我们的青春!而那时我也没钱买她的磁带,只是用便宜的空白磁带翻录过,然后黑白复印封面和歌词纸,或者用心在摘抄本上抄下歌词,然后一遍遍地唱!那时大街上唱片店里墙上挂着的全是黑胶唱片,那时我根本不知道黑胶唱机是何物,只是觉得那些大大的封面真是好看又震撼,我是没钱买的了,只能过足眼瘾,然后听说渐渐地这些黑胶唱片没多少人要了,要被什么高科技的CD唱片取代了,所以我更不敢要了,甚至还嘲笑那些大而笨重的破烂玩意儿!一一现在想想,我和几乎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是多么愚蠢啊,被什么高科技的数字东西忽悠了二十五年之久!

    其实,我想崔健大哥真的可以再版他的黑胶唱片,可以不用港版的文案,因为肯定通不过审查,可以重新设计一下,多加些历史的评价和他的相应时期的照片,形成一个完整的歌册,这样一定很有巿场!至少在我们论坛的爱好者中会人手一张,我会至少每张专辑买两张,一张用来聆听,一张不拆封以作收藏,从前的人们购买黑胶唱片就是这样的啊!像Michael
Jackson的历史上最畅销专辑《Thriller》,人们就是一买好几张,所以才有现在市场上全新未开封的唱片,当然有的也是当时没卖完或根本卖不动的库存,只是现在拿出来都值钱了!我看见过也许是论坛里的一篇专访张元的文章,说他手上有崔健大哥1996年演唱会的录音母带,说大哥那时正处鼎盛时期,录音制作也非常精致完美,那么为什么不找到这盘母带并发行黑胶唱片呢?这一定是个很大的巿场,也可一了我们这些热爱者的心愿!

    说实话,大哥一定在想:现在发行张CD唱片专辑,有多少人买啊?谁要啊?肯定是亏本的事儿!那么何不妨学习国外,发行黑胶唱片,也可在唱片里再附带上CD版本,或者下载码,让购买者愿意怎么听都行,这样岂不更好?也可在论坛里征集一下,看有多少人愿意定购大哥发行的黑胶唱片,通过网络销售啊!我肯定会购买的啊,我可不会掏两三千元去买张品相好的《解决》了,其实我560元的那张B面非常好,封套近全新,我只有坐等《解决》的复刻版黑胶了!真希望能够有这样的一刻!其实,当一张《解决》黑胶被巿场炒到三四千,六七千元的时候,就可以认真考虑一下复刻的可能了!连一张全新的未开封《一无所有》韩版黑胶也被叫价2000元,港版95品的,《一无所有》也要480元,大哥为什么不认真考虑一下呢?!    


    我有一张2005年6月3日大哥来武汉洪山体育馆演唱时的签名大海报,是武汉晚报社赠送给我的!我还有一张《解决》的唱片海报,是2013年12月收集到的,50cm*70cm的,就是1991年发行《解决》时贴在唱片店外面的大宣传海报,非常完美!我就是遍寻不着1990年3月大哥巡演时的演唱会海报,挎着吉他愤怒而视的样子非常经典,但原件弄不着啊!那时应是赵健伟负责分发的,几乎人手两张,我没钱买票却在最后半小时随着狂热的人群起哄着一起混进洪山体育馆!那是1990年3月24日晚最后一场,最低是10元一张吧,我买不起,等我想买也买不着了,真是羡慕他们手里的宣传海报!晚上到一同学的宿舍(在武昌昙华林一带吧,是汪建波同学加兄弟那儿。)挤着睡的时候,同学的一同学正好也去看了,手里拿着那两张海报,喜气洋洋,我还兴奋地拿在手上端祥良久,崇拜不已!别人当然不会给我的啊!那一刻,永远留在我记忆深处,真是我永远的痛!  

    是啊,“一一如果岁月可以回头/如果我还可以像从前一样一无所有/那些路过的人可知道我在为谁等候/那些经过的事啊是否还在风中停留”?一一我等候的可是大哥啊!有时候,真希望能够在武汉的大街上遇见他,然后一诉心中无限的崇敬!记得是1995年七八月份吧,我从安徽马鞍山钢铁公司完成测绘任务回武汉,和七十多岁的婆婆住在汉阳胡家湾的家中,那时有空就会上翠微路的汉阳图书馆看书阅报,或者到汉口的各个音像店逛悠买磁带或打口CD,通过武汉晚报吧知道崔健大哥有一天(是8月8号吧?)会来汉囗循礼门附近的JJ歌舞厅演唱的消息,于是那些天我没事就往汉口跑。因为经常出差在外测绘,那时每月的工资有一千多元,如果不够也可找测绘队的队长支取,或者找武昌医药公司的木艳兄弟借,当然有钱买票啦,可是等到那一天上午我去的时候,JJ歌舞厅的门前贴了张告示,说因为一些其它的原因,崔健大哥暂时不能来并请耐心等候之类,我想肯定是审查不通过,或者北京下文件不允许他演出之类的了!记得第二天我又去,在解放大道的中山公园旁的街道上走着的我,忽然感觉后面一个人很像崔健大哥,披着长头发,穿着标志性的中山装,我的心那个跳啊,应该是大哥吧!他一个人呢,我又不敢肯定,只好转身回原路等候,渴望看到他的身影,恍惚之间,我再也见不着了。也许是大哥,我想那几天大哥应该来武汉了,准备演出了,只是突然上面的红头文件下来禁止了;也许不是,只是有一个人像大哥而已。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青春里真实拥有过的而非虚幻的看见了的幸福!那之后,我也经常在那条路上走过来走过去,以那一天的回首的那一点为根据地,等候着一份渴望的感动!当然啦,言归正传,我诗中的“那些路过的人可知道我在为谁等候”里的“谁”,更广泛的理解应该是生命里等候过的那些女孩们!

    ——那些唱针划过的如歌岁月!......    


    (初作于2014年1月27日晚 20:36分 于商场柜台,腊月二十七,再作于2014年1月29日
16:57分 于崔健论坛,最后整理于2014年1月30日 19:09分 于一网吧 除夕之夜。)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4-2-1 22:08:09编辑过]

aijun_caiso 发表于 2014-02-01 14:24:50

      愿这篇散文能够带给朋友们一些温暖!祝朋友们春节快乐!

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