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中华v 发表于 2015-12-05 01:13:27

陈中华:军企改革勿市场化,国富并不等于国强
    2014年年底以来,新一届政府在军工企业改革和市场化方面推出政策的力度明显加快。目前,推进国防科技工业发展由跟踪研仿向自主创新转变的方向已定,深化国防科工体制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我国新一轮军工行业改革高潮即将到来。

    
    国防科技工业体制的一切改革都需依托“保军强军”这一核心展开,即始终把保障军品供给,提升军队核心军事能力,为能打仗、打胜仗提供物质条件作为第一要务,特别是紧盯世界国防科技工业的先进水平,立足我国大国地位和建成强大国防的需求,扎实推进武器装备体系化、信息化、实战化和国产化。为此,需对国防科工改革进行整体设计和系统谋划,稳妥推进军工科研院所和军工企业改革,推进能力结构调整,特别是调整优化军工产业结构、推动军工核心能力转型升级。

    
    深化国防科工体制改革需以问题为导向,认真梳理分析制约国防科技工业发展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和政策性问题。国防科技工业近年来虽取得巨大成就,但与国家安全形势和国防建设需要仍有差距。基础薄弱、技术储备不足对国防科技的整体发展形成一定制约,科研生产水平和核心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军、民技术的双向转移面临壁垒,资源效能未能得到充分发挥;与武器装备发展需求相适应的体系化能力布局还未形成。问题的背后有历史的欠账,也有观念和体制原因。长期以来,军工作为一个特殊行业,计划与市场两种模式之间不适应、不协调的矛盾始终未能解决。

    
    军队一旦向钱看,一切向钱看,这不是共产党人应该搞的改革。随着改革开放第一批暴富起来的人们在沿海特区灯红酒绿的生活,对钱的渴望,就像瘟疫一样的传播开了。但谁能料到呢,一夜之间,党政军大办公司之风竟然一下子席卷了全国。这种官商或军商,实不是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干的,只有军阀国民党可以。热衷于经商,必然导致腐败。尤其是国防科工委机关,不去向科学技术高峰攀登,而热衷于赚钱,实在可悲。“什么公司、公司的,就是借公肥私。什么中心!我看就是以钱为中心!”

    
    “军队和政府经商,势必导致官倒,官倒必然导致腐败。穿着军装倒买倒卖,是军队的耻辱,国家的悲哀。提倡部队做买卖赚钱,无异于自毁长城。”

    
    到过海南的人,不会不对公路两侧标有“八一”军徽的加油站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很多城市里,通信兵经营传呼服务的广告,军办旅店、餐馆、酒吧、卡拉OK屋,随处可见。军队也迅速进入了资本运作的领域,房地产业、证券业和期货业。军队不仅参与正常的商业活动,还参与一些非法牟利活动。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下冒出了许多挂军用机动车牌的汽车。车牌一转手就能换来成捆的钞票,对部队而言,除去申请需要时间外,无需成本。当这一情况引起交通警察的注意后,干脆将自己的士兵连同军车一起出租,这就正应了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这句话。

    
    随着军队下海的深入,军办企业的产权关系也越发复杂了。不同部队单位合股的企业、军事单位与非军事单位合股的企业,军队单位与港资、台资和外资合股的企业。一旦合股,便有了利益上的一致,军队成为唯利是图的商业性组织,在捍卫自己的经济利益上。“木必先朽而虫始蛀之!”真正要命的是内部的腐烂,机制上的变化。市场和战争能融合吗?公司的机制正在替代军队的机制。战争要求军队的是绝对的服从,而市场要求的是等价交换。国家安全是军人的使命;经商使各部队都变成了独立的利益主体。一旦有了切身的经济利益,各单位都希望保守自己的“商业秘密”,谁也不可能掌握全局的真实情况,谁也不知道全国有多少军办的经济实体,有多少官兵、花多少时间和精力,又在从事什么样的活动,它们的盈亏情况如何,经商所得如何分配……。“允许军队经商,是严重的失职!”

    
    以史为鉴,历史告诉了我们什么呢?读岳飞的词《满江红》,有一句‘靖康耻,犹未雪’……。宋朝皇帝为了弥补军费的不足,推行军队经商之略,结果是武功荒疏,军纪涣散,面对一个西夏小国,也是屡战屡败。金兵入侵时,中央政权失控,徽宗、钦宗二帝被俘。这就是历史上的“靖康之耻”。反映社会生活现实的小说《水浒传》,就刻画了张团练、张都监这样一批人,他们既是军队、政府的官员,同时也是“快活林”酒家恶霸蒋门神的合伙经营者和地方黑恶势力的保护者。“富国不等于强兵。但愿不要等到那一天,也像岳飞那样,怒发冲冠、仰天长啸了。

    
    不要以为什么都是商品。市场经济也不是唯一的,国防、环境、社会的公正与公平,就不是市场说了算的。“改革是必须的,但不是只有照外国的去做才叫改革。国防科技工业体系是历史形成的,衡量它的标准不是市场效益,而是战场效益。不是为了获取最大利润,而是国家生存的安全利益。”再有,军队不是单纯的买武器。从战争需要出发,不仅要考虑军品的价格和质量,还要考虑生产企业的战时应急能力和技术发展趋势;而民品,买的人只考虑价格和质量就够了,没有哪个人会考虑企业的稳定和未来的发展。因此,军品竞争决不能是简单的优胜劣汰,将失败者彻底淘汰出局。”

    
    军队改革的主轴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战斗力”。一切有利于战斗力的就保留,就打造。那些与战斗力关系不大、尤其是对它有所妨碍的就会调整、压缩直至取消,改革完成后的这支军队应该更能战斗,更有效地捍卫中国国家利益和中国人民的利益。军队不能经商做生意:军队经商必然导致腐败。因此,1998年,中国开始了一场军商分离运动,试图遏止军队的腐败。这一运动当时很有效,在短时期里的确遏制住了这个趋势。同时,人们也从理论搞清楚了,养军需要依靠的是国家财政,而不是军队本身的经济活动。遗憾的是,军商分离政策实施得并不彻底,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从制度上解决这个问题。例如军队医院对外出租科室门问题,让商人打着军队名义行医诈骗,严重损害军队形象。还有土地问题。军队均有不同程度利用军事用地,与地方机构及房地产商合作,用军地建商业或住宅楼宇,或出租作商舖,获利后再分成。历史上,各大城市都有军事用地。现在随着城市的扩张,军地就成为高附加值产品。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房地产管理条例》,所有军事房产的产权都属于中央军委,由总后勤部管理,各级军区设有房管局,如要租售,相关单位和发展商都要找总后勤部获批后才可操作。那么大的权力很自然会导致军队经济利益的自主扩张。在中国各大城市,到处可见军队的房地产。可以相信,只要军队继续拥有自主的经济资源,不管怎样的反腐败举措都无助于建设一个清廉的军队,更不用说是一支具有高度专业主义精神的军队了。所以,要下定决心和行动,彻底清除军中商业。

    
    历史和现实经验一再证明,国防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军工企业市场化必然产生腐败,自主创新是国防科工改革发展的内在动力。目前,原始创新能力不足,应用研究不充分是制约我国国防科工发展的关键因素。为此,需大力加强国防科技预先研究、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探索新概念、新原理、新方法,突破基础理论和关键机理;同时,以重大专项工程为牵引,完善国防科技协同创新体系,加强跨行业领域的联合攻关,提高关键技术产品和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水平。

    
    全面深化国防科技工业体制改革,为解决军工领域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提供了重要机遇。今后一个时期是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也是全面深化国防科技工业体制改革的攻坚时期。军工行业必须做好“打硬仗”和“啃硬骨头”的准备,既勇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又勇于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以一往无前的勇气和扎实有效的工作将国防科技工业改革不断推向前进。

    
    中国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

振兴中华统一阵线 发表于 2016-01-18 10:01:56

军事变革的势头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

振兴中华统一阵线 发表于 2017-03-23 14:27:04

祝安好

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