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13:05

后:没落,或者极致。
我基本上是怀着一种淡淡的忧伤去体会这个结论的,就象很多年以后,我还是假装很深情地回忆当初我的爱情,酸,是难免的,如同生活,悲伤也总是难免的。

 

一直以为,论坛茶馆应该是在二环路的里边,我并且把映像定格在某个秋后的黄昏,门外是莫名其妙的熙来攘往,西边的太阳倾尽光辉,勉力地照耀着她的门楼。风,间或卷起几片落叶,也卷起论坛人们凋零的长发,这长发,沧桑又气质。
“总有人问我,沙漠的那边是什么”,薄之沉吟着。
“沙漠的那边是另一个沙漠”,见没有人做答,他坚定地说。
 

 虽然我爱她们,但我不会津津乐道于那些往昔的经历,因为我不是一个嫖客,虽然我敬他们,但也不会如数家珍般去宣扬他们卷起的波澜,因为我也不是一位砖客,我不想在我唾沫横飞时,旁边有人说,他,已醉了;或者,论坛,已不行了,因为无论多么不堪风雨,这里,至少是曾经的家园。
 

爱,还是习惯,已不重要,很多时候,发展仅仅就只是一种改变。我总在想这句前苏联的电影台词,我惊诧于他们将精致与粗野溶于一身,就象我们对骂完毕,然后又面不改色地坐在这个茶馆里,喝着同一个粗瓷老壶里倒出来的茶水并目光不习惯的交汇,把高尚或者鄙薄埋藏在心底,把爱情还给别人的老公,理直气壮争先恐后的活着。
 

战争与成本无关,经济与关联陌路,我们轻飘地划过都市丛林,在某个灯火通明的窗口,政客,敞了拉链---一切,皆被狙击...
 “噶”,欢或悲的鸣,乌鸦,没入夜空。
 

那年的魔岩:三弦固执地苍老着,不影响吉他的神采发扬,笛子不厌其烦地铺就一片田园牧歌,秋,却坚决地萧瑟了。最后一抹夕阳挤进论坛的窗口,盘中的茴香豆便有了子弹的澄黄。有时候想起来,被政治家操纵的战争,以及与女人有关的性福,那些你攻陷或被攻陷的每一块土地,都如眼前的桌面一般的狼籍。

  

论坛还会在晨钟暮鼓中迎来送往,左左右右们也会习惯性轻佻地相互摸着对方的手,尽管很多时候,我们只是摸了自己的手。我们趾高气扬地打倒一切,然后故作友善地扶起,我们急不可待地把一切摧毁,然后,趁着夜色,舔舔内心的伤口,忍住悲伤,再把一切寻机建立。。。

    sohu/城头变;huan/大王旗。
   
                                                                                                

 

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14:36

问好长江!


致敬文艺青年,何勇以及王菲的前夫!

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15:58

要是有位好心人能把链接换成视频就更好了,


老帖,不必加精,热热身~

东邪西毒cjzt 发表于 2014-11-19 02:18:56

薄之居然也文艺了一回。

堂考利昂 发表于 2014-11-19 02:19:52

魔岩三杰啊

拂去衣上雪花 发表于 2014-11-19 02:26:02

把爱情还给别人的老公,理直气壮争先恐后的活着……这句写的真好,又悲凉又有趣,张先生真的是大厨吗?

狗毛毛2 发表于 2014-11-19 02:26:07

薄之发过帖子吗?

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27:22

边走边哭~
反正抹布也不够用,霍霍

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28:14

94红磡,绝对文艺!

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30:10

俺是煮夫,孩子高三逼的,我一贯聪明,风华绝代,霍霍

狗毛毛2 发表于 2014-11-19 02:30:30

为啥留给别人的老公,你在影射谁?

谢尤美 发表于 2014-11-19 02:30:41

看不出射影,急人呀...

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30:56

打击俺?
身残志坚,耶!

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32:21

民间有语:人狠不缠,酒狠不喝~

狗毛毛2 发表于 2014-11-19 02:32:27

我是勉励你,我的意思是你早该发主贴了

没事就偷懒

薄之 发表于 2014-11-19 02:33:23

请排队进来飘扬俺,俺一直很坚强~


走人~

拂去衣上雪花 发表于 2014-11-19 02:34:49

两眼冒心心,求图求真相……

谢尤美 发表于 2014-11-19 02:35:52

 
就是说某夫人勾引,文人嘛,不好意思直说的~

东邪西毒cjzt 发表于 2014-11-19 02:36:02

何勇的老歌,还是那么亲切。

狗毛毛2 发表于 2014-11-19 02:41:07

就像一杯越喝越有味道的茶,越读越有味道

堂考利昂 发表于 2014-11-19 02:42:52

钟鼓楼吸着尘烟,任我们划着他的脸!

墨巷寻璁 发表于 2014-11-19 02:52:23

好文。


欣赏。喜欢何勇。当时应该是他老爷子弹弦,窦唯吹笛子伴奏。

金刚狼3744 发表于 2014-11-19 02:55:42

薄之文艺起来还挺吓人滴。

刘庄主 发表于 2014-11-19 03:16:20


 


 


 此钱直径7CM,厚0.93CM,重230G。清咸丰朝宝福局铸造。

狗毛毛2 发表于 2014-11-19 05:30:56

论坛还会在晨钟暮鼓中迎来送往,左左右右们也会习惯性轻佻地相互摸着对方的手,


————————————————————/

海盗原来每天偷偷拉嚯嚯的手啊

页: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