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广纯 发表于 2017-03-29 11:14:24

 杜广纯案:一个铁证如山、侵权犯罪被维持22年多的中国最大民诉官冤案。2013年4月底全国媒体纷纷报道称最高法院长未来或将亲自参加审判一些案件,可以说这是杜广纯案启动的强大信号,但是在神秘力量的强大阻力下最终没有能启动,我们知道杜广纯案由全国人大交最高法检办理,2013年全国人大换新领导,这给杜广纯案顺利平反带来极大考验,惊天内幕必须从头说起:
 2004年我因为被冒名顶替案(农民被冒名顶替上学并当上警察,详情请搜索杜广纯案)将安徽长丰县公安局行政诉讼到县法院,随后因为不服分别上诉到市中院、申请抗诉到合肥市检察院(其间刑事控告也立案)、申诉到省检察院民行处、申诉到省人大、2006年底申诉到全国人.大,全国人大信.访办将案件数次交安徽省人大办理,但是省人大就是不动,全国人大信访办被迫2007年10月将案件报告专门委员会、又报告给委员长会议决定:将案件交中央联席会议办公室处理,2007年11月11日案件转到安徽省联席会议办公室,经过省人大上层,省公检法、信访办等相关部门处理决定将案件交省政法委以非正常案件处理,因为案件正常申诉抗诉程序被检察院人大堵死了。省政法委于是派合肥政法委和县政法委到我家调查情况,2008年11月11日省政法委告诉我案件转到省高级法院了,也就是转成正常案件了,5个月后我问省高级法院啥时候开庭,省法院说明天给你答复,到北京汇报工作去了。因为案件是中央受理交办,省里的审理终结报告要报给中央联席会议审查,如果问题严重还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查,果然,2009年4月案件被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反渎职侵权专项工作报告议题交最高检法重新办理,省法院审判情况书面报告被扣。大家可以想象有多么严重,涉及官员有多少? 最高法、最高检察院调查处理3年将冒名顶替案刑事部分事实查清,审判情况报告经过人大决议通过,2012年4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闭幕后十多家网络媒体对杜广纯案有特意报道。
2012年4月底以后最高法检用查清的冒名顶替案刑事案来推翻申诉到全国人大的行政案终审判决,2013年4月底杜广纯案完全具备开庭平反条件了……。
大家知道十八.大后正义与腐败的斗争非常激烈,腐败势力的垂死挣扎到了白热化程度,阻止正义及时回归的中国最.大奸臣用心险恶:通过对杜广纯案“推、捂、拖、挡”激民怨、搅浑水、唱反调、逆历史潮流而动……企图阻止反.腐前进的脚步。
奸臣是决不想让杜广纯案平反的,因为什么不言而喻。如果没有依法治国杜广纯案不可能有得到公平正义的希望,甚至没有活着的希望,大家知道报复从来没有停止过
由于杜广纯案已进入全国人.大常.委会人人皆知,想公开捂是很难的,他们就千方百计找法律漏洞:把杜广纯案开庭的事先搁置下来,慢慢来追究枉法裁判人员的责任,把拖案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大家知道,追究枉法裁判人员案是在平反冤案的基础上的国家诉讼案……
2015年12月前后,追究枉法裁判人员案处理结束,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三个部门一把手相继到安徽调研,这是杜广纯案启动的又一重大信号。但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大奸臣又出来阻挡,与此同时聂树斌案也三番延期,可以说腐败势力到了狗急跳墙的程度,2016年全国两会“两冤案”讨论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2016年4月21习.总和总理就信.访工作作出指示、批示:要求避免把小问题拖成大问题,避免把小矛盾演变成信访突出问题;要认真处理好群众合理、合法的诉求……。
2016年4月24日习.总到安徽调研。 还有很多细节不一一讲述。杜广纯案全国人大督办11年
、13年诉讼难讨户口,侵权犯罪22年至今难止难究,罪犯报复从来没有停止过,奸臣践踏人权、亵渎法律、纵容腐败到了公开化程度,无视百姓疾苦、无视民意呼声到了痴迷程度。作为人.大最高领导如果还谈“依法”我想是昧良心说谎话,还谈“公平正义”那是虚伪的表演,你没有办法给党、国家、人民、历史一个满意交代……。
此贴中国法院网论坛、中华网论坛等各大论坛审核通过

页: [1]